您的位置:首页 >  综合 > 历史上的王朝有哪些战略性的错误? >

历史上的王朝有哪些战略性的错误?

[2019-11-09 11:55:32] 点击量:242

作者:桂子6

每个朝代都有它的兴衰。

任何朝代都不可避免地会遭受一些流行病,如土地兼并、贫富差距、腐败盛行、政府效率低下、官僚体制内部摩擦、利益集团之间的纠纷、宦官的皇权、外戚的霸道...秦、汉、宋、元、唐、周、明、清时期,这些疾病往往只是程度不同,本质上并不相同。

将王朝的衰落归咎于这些明显的“流行病”还为时过早。真的有说服力吗?本文试图从明显的“王朝疾病”中挣脱出来,从战略的角度来看这些看似辉煌的朝代犯了哪些战略错误。

也许,这些战略错误是强大的古代王朝瓦解的关键因素。我们也欢迎大家在评论区一起讨论:你认为朝代犯了什么战略错误。

秦朝:有权力打扰别人

读过《复活军团》的人一定会惊叹秦朝强大的战争动员能力。经过春秋战国数百年的洗礼,秦国被战争锻造成高速机器。

秦国的权力已经扩大到村庄,以确保国家最大限度地调动社会资源的能力。通过20级军事公爵制度,它可以调动尽可能多的人力和物力来支持统一战争中的战争。然而,这种战争机器的设计最初只适用于以关中地区为核心的秦国。一旦它被吞并和保留,一个前所未有的统一帝国建立起来,这个训练了数百年的战争机器就不能立刻被六国人民所接受。无论是在情感上还是技术上,在340万平方公里的大秦帝国实施这样一个严密的系统都是极其困难的。

秦朝特别喜欢辗转反侧,驱使成千上万的人移动数百公里的空间,就像玩耍一样。

秦始皇发现70万人建造了阿房宫和李陵,50万人在北方建造了长城,50万人在南方建造了武陵山,还有不少于几十万人建造了赤道。孟田率军三十万,屠遂率军五十万,每个县的边陲兵力不少于五十万。

粗略估计,至少有200多万身体健康的人在秦政府的指挥棒指导下在世界各地奔跑。当时,人口约为2000万,这意味着该国近10%的男性为政府工作。如果把一些妇女、儿童和老人排除在外,整个帝国的中青年劳动力都在为秦的伟大工程服务,帝国的每一个家庭都被政府鞭打给予,这样的国家怎么可能不崩溃呢?

为什么汉朝建国时提倡“黄老无为”?我很害怕。

汉朝:不能控制地方家庭

秦朝对社会过于严格,而汉朝对社会过于宽松。

文婧统治后,汉朝强大的贵族通过国家权力再次崛起,甚至比秦朝更加稳固。一些有着坚实基础的老贵族在政治上根深蒂固,因为他们长期掌权。他们吞并土地,积累财富,垄断仕途。通过贸易积累了大量财富的新富出售官员和头衔,控制人口,并囚禁顾客。一些与皇帝关系密切的外戚利用这种情况,一代又一代地繁衍,牢牢掌握着自己的权力。

政府官员的长期家族已经相继出现,政治已经成为几个家族的对手。新老贵族共同控制了汉代的官员选拔制度,培养了自己的权力,控制了大量的家眷,甚至拥有了自己的武装力量。虽然汉帝国的表面是美丽的,但背后的风景却日益分化成利益集团。他们在皇权的舞台上不断改组,并且越来越轻视一个容易操纵的帝国政府。

▲汉朝第四、三代侯爷袁绍家族

董卓的军队进入洛阳城时,突然全世界有18个诸侯,他们都为董卓而战。难道很难理解,没有董卓,就没有已经支持和尊重他们军队的地头蛇?

对于一个大家庭来说,它真的是一个大国还是一个大家庭?

唐朝:枪握得不紧

没有哪个政治力量不理解为什么政治力量来自枪杆子。

在唐朝初期,开放边境和扩大领土的势头并没有强大到打败土耳其人、东征朝鲜和西征建立蒙古之前最好的欧亚帝国之一。然而,唐朝的军队越来越依赖“外人”。在唐玄宗统治时期,最能干的将军都是外国人:安禄山是洪湖,史思明是突厥人,高仙芝是打败吐蕃的高句丽,李光弼是平定安史之乱的契丹人,高树山是突厥人...

唐朝把枪交给了一群“外国人”。这原本是一个大国和一个海外家庭,但问题是不清楚自己的家庭背景,缺乏内部制衡。安禄山叛变的消息得到证实后,唐朝开始组织军队镇压。然而,它发现大唐军队,陶醉于和平与繁荣,是脆弱的。州和县里没有士兵。打开布满灰尘的军械仓库,武器变成了腐烂的木头,一群暴徒去与安禄山领导的精锐野战部队作战。做梦。

结果,安禄山自己也没想到会一路演奏胜利的歌曲来冲破潼关,直奔长安。安史之乱再一次让大唐的军事人民充满信心,但这一次信心不是在对外战斗,而是在目睹帝国政府的衰落。像唐玄宗这样聪明的神武怎么样?大唐盛世不是建立在军队之上的。

结果安史之乱平息了,安史之乱和史思明的将领们,包括那些反对安史之乱的人,集结军队,尊重自己。到处都有许多缓冲区。他们绝不会公开反抗朝廷,也不会听从你朝廷的命令。尤其是在人事和财政权力方面,他们与朝廷对立,近乎分离主义,并成为一场结构性危机。

唐朝只能独自吞下苦果,从傲慢的东征到西方,再到小心翼翼的妥协到当地的缓冲区,但这只是和平史上几年的动荡。

宋朝:以开封为首都

宋朝把首都设在开封是一个战略错误。

我们知道在此之前,周、秦、汉、唐的首都通常设在长安或洛阳。除了五代十国的小政权外,没有哪个大王朝把首都设在开封。宋太祖和赵匡义也理解这个事实。当他在976年访问洛阳时,他计划在洛阳建都。然而,他的弟弟赵光义和一群部长站出来反对。

在赵匡胤看来,适合作为首都的地方不是洛阳就是长安。历代国王和皇帝选择这种方式肯定还有其他原因。赵光义的反对意见是什么?主要原因是开封位于运河的中心,便于水路运输和国家的政治中心控制经济。首都迁至洛阳和长安,麻烦重重,耗费人力物力。

▲宋代开封-马平川缺乏战略壁垒。

然而,这种观点实际上是非常短视的,因为开封被大平原所包围,是一个四次战争的地方。没有天然屏障可以依靠,只有人类的沙袋可以用来防御。为什么北宋的国策总是强调要加强弱者,不断招募皇军?这是因为北宋的首都没有天然的屏障可以依靠,只能不断增加驻军来抵御来自北方的攻击。

这样,恶性循环就形成了。开封的皇军越多,国家支持他们所需的财政支出就越大。政府需要想办法提高平民的税收来养活军队,而成千上万的帝国军队将被征召入伍,无所事事,战斗力低下,这将导致新的社会危机。

因此,一旦晋人突破了黄河防线,北方游牧民族的骑兵就可以直接进军开封。北宋的军事防线瞬间崩溃。只有撤退到长江以南地区,他们才能不情愿地依靠长江的天然屏障来控制南宋的一半。

因此,北宋都城开封是一个腐败的举动,从一开始就制约了北宋的发展。它是挂在北宋君主和大臣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元朝:汉族风俗不用于统治汉族地区

孟森先生曾说,“从历史开始,元朝就一直是最无法无天的,它可以立即进入,并由,...长期和平与稳定的法则让我们不知所措。”

对蒙古元制度的批评非常严厉。不是元朝没有制度,而是元朝没有虚心学习中原王朝的法律和制度,在治理广大中原地区时过于武断。蒙古人用武力控制被征服的汉族人是一回事,这被称为立即得到他们。管理好被征服地区的老百姓是另一回事。只有良好的管理才能实现长期和平与稳定。

蒙古和元朝未能全心全意地研究中国文化,一直在自己的游牧蒙古文化和汉族农业文化之间犹豫不决。蒙古的许多旧制度阻碍了社会进步,与汉族的文化传统不相容,但由于涉及贵族的特权利益,它已经保留了很长时间。

▲元代蒙古族服饰

例如,在汉代的传统制度中,太尉、司徒雷登和司孔维是袁勋和重要官员授予荣誉称号的三位公职人员。然而,在元朝,他们不重视这些传统,武断地授予汉族官员珍视的“三王子”称号。僧侣、政府官员、宁星和工匠官员都可以成为“三王子”。很容易想象成为一个有文化和自尊的汉族士大夫是什么感觉。

蒙古贵族占据了社会的顶层,过着自己的美好生活,没有任何束缚。汉族老百姓也缺乏升迁的渠道,只能埋头于自己的生活。发生天灾人祸时,底层人民承受不了。使用“驱逐满洲国,恢复中国”的旗帜很容易。由于上层精英和下层民众之间缺乏共识,松散的“同居”关系不会持续很长时间。

明朝:大帝国也经不起两场战争。

明朝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局面,持续了几十年,在两条战线上作战。

从1620年的萨尔胡战役开始,明朝在与金代的对抗中失去了战略优势。双方进入僵局阶段,常年在辽西囤积成千上万的军队。

农民军起义于1627年在陕西爆发,明朝不得不分兵到陕西、河南、湖北、四川等地,组织成千上万的军队在北方主要产粮区围捕土匪,削弱了东北军队的后勤供应能力。

即使在今天,美国也很难同时赢得两场局部战争,更不用说在明朝的大陆同时进行两场旷日持久的消耗战了?不管是什么样的古代王朝,它都无法在内外环境下支撑几十年。这是真正粉碎明朝的巨石。

由于两线战争的巨大军事压力,整个国家的金融体系不得不支持这两场战争。小农经济下原有的金融结构是不可持续的。量入为出的政府无法应付不断冲突的军费开支。除了迫使政府走上增税之路,别无选择。

明朝在东北与后金作战,所以征辽饷以支付军费。此后,全国各地相继爆发了农民起义。为了增加军费开支和平息起义,还增加了税收以抑制工资。然后,为了应付清军的入侵,明朝政府训练了边防士兵,并派了更多的钱来训练他们。

“三率”原本是正常税之外的临时税,意思是政府有困难,希望市民帮助政府度过难关。征收地方税时,崇祯皇帝感慨万千地说:“我的人民暂时累了一年。”然而,情况比人类好。双轨战争的局面无法打破。军费开支只需要增加,而不是减少。哪里可以减税?因此,这些临时增加几乎成为定制的,并没有在明朝废除。

▲崇祯皇帝的无奈

那么,晚明有没有大幅增税?事实上,总数是好的。

根据《明代杨嗣昌传》,晚明三次提价共增加1670万两,其中辽代660万两,镇压280万两,训练730万两。明朝一年的财政收入约为2500万两,相当于总收入的60%。

这个数字或多或少,但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些数字的增减,而是明帝国制度无法支持如此大规模的增税。我们不能仅仅计算帝国中央政府实际征收的税收。我们还必须理解,税收制度是从行政权力中汲取资源的工具。当帝国中央政府收税时,各级地方官员和各种利益集团将想方设法“分一杯羹”。

如果我们能理解生态系统的能量传递正在逐步减少,我们就能理解,在传统的政治体制中,从地方政府那里获得100万两银子可能意味着另外100万两银子将被中间层层层开采,底层普通人实际缴纳的税款可能超过1600万两——这是海面上的数字。至于海面下的实际数量,谁知道呢?

清代:视闭关政策为制度创新

清朝皇帝没有停止努力,但是时代变了,是时候下台了。

许多学者认为,在王朝更替的历史背景下,清朝的执政能力仍然超过许多朝代。尤其是对中国来说,清朝以前的中原王朝基本上徘徊在长城的边缘。当国力强大时,他们可以向北进入草原腹地,向西进入西部地区,向东控制东北部落。一旦国力衰弱,他们就会挤在长城内。正是清朝200多年的统一,才使东北、蒙古、新疆、西藏、台湾等地区成为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

蒙古立即赢得了世界,但没有找到管理其广阔领土的有效方法。清朝在继承明朝制度的基础上,进行了改革和创新。在“3000年前所未有的变革”的强大冲击下,清朝得以暂时稳定局面,焕发出勃勃生机,拥有强大的执政能力。

然而,清朝犯了一个致命的战略错误。在18世纪,当世界趋势广阔繁荣时,甘龙皇帝选择了“闭关锁国”。几十年内,一个看起来无人能打败的庞大帝国被工业革命创造的新兴大国打败,留下了2000多年的世界级大国。

▲八国联军入侵中国

春秋战国以来,历代王朝都有自信的态度,开放的格局,与世界保持着交流。清朝创造性地将“闭关锁国”变成了一项基本国策。虽然它在广州13条线路的门上留了一条狭窄的缝隙,赚了一些外国人的钱作为皇帝的零花钱,但由于国家层面的大收缩、禁闭和撤退,整个帝国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这种制度创新让人难过。

#你认为导致一个王朝垮台的其他战略错误是什么?欢迎在消息区聊天

广东快乐十分 快三app 1分彩官网